书写符号的数目是二十五。书写脑洞的lo主是二百五。

【全职|叶王】To the Beginning(上)

答应好的500粉点文之叶王版。

主题是“带你重走当年的路,告诉你如今的我自何而来”。

上面这句是装逼用的,本质还是个肉文。

标个“上”自断后路,三章以内一定要完结。


鉴于不老歌被干掉了……放个AO3全文链接:全文戳这里

补一个长微博:点这里


================


飞机晚点了四个小时,降落时已是半夜。八月底的杭州,暑气将消未消,霓虹灯的光晕里头噙着一股闷热的水汽。排出租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,王杰希把棒球帽的帽檐压得很低,叶修留意到一颗汗珠从他的鬓角滑到了下巴尖儿上。


“常有的事儿,这破机场,延误率全球排名第二。”叶修掏出手机,按亮了屏幕却又放了回去,“特别是从北京过来的航班。”


“特明白。以前过来打客场的时候,从来没准点过。”


王杰希在手机上慢吞吞地摁着什么,某种聊天软件,大概,回答得有点心不在焉。人群缓慢地往前挪,他下意识地跟上去,脚步紧贴着前面的人拖着的大行李箱。叶修没来由地担心他会被那滚轮绊倒,伸手过去牵住了他的手腕。王杰希抬起头来有点莫名其妙。


“哪儿那么容易摔啊。”他说,却没挣开。


“怕你走岔了道。”叶修答得一本正经,“江南不比北京城横平竖直四四方方的,小路弯弯绕绕,我当年头一次来,没几下就转晕了。”


这理由八竿子都打不着。王杰希却顺着他的话往下捋。“我又不是头一次来。常规赛加季后赛,一年至少两回。”


其实这些年来没哪年少于五回。比赛之外他总也会凑着这个节那个假地过来几趟。叶修笑了笑,没拆穿他。


他们前一天刚飞了十几个小时从苏黎世回到北京,加上这一趟,感觉连着三天都没出过机场。记者会好像是在半睡半醒中开过去的,反正记者们再凶残也有喻大队长给挡着。散了之后天已不早,国家队大部分选手都选择在北京住一晚再走,没人留意到两个本地人反倒溜得飞快。


“回家?我打车捎你吧。”


“回趟杭州先。跟家里说体育总局这边还安排了一些后续活动。”


王杰希注意到了他使用的动词。“不等苏沐橙和方锐一起?”


“等你一起呢。”叶修眯着眼向他伸手,“身份证拿来,杰希大大。”


王杰希就这么鬼使神差地拖着行李跟在他后面又回到出发大厅,傻愣愣地把身份证交出来,站在三五步远的地方,看他在自助值机柜台跟前打登机牌。特别好看的手指在触摸屏上轻弹,选了挨在一起的靠窗座位。


他忽然意识到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私奔。


夏休还没结束,一两天总还是腾得出来的。他想,于是就什么也没问。叶修是个未见得十分靠谱但永不会令人失望的探险家,跟着他总能看到些不一样的风景。


出租车贴心地开了空调,叶修却把车窗摇了下去。和北京的干燥截然不同的湿润空气扑了进来,水的气味是一种近乎于无的气味,却又真切存在,两旁则是大片没有轮廓的漆黑。“过江呢。”叶修说,“后半夜了,渔火都没有。”


“去哪儿啊?”


王杰希知道嘉世和兴欣的大本营都在钱塘江以南的萧山,离机场其实挺近,也不用过江,但现在看来那显然不是叶修心中的目的地。


“把你拐去山里卖了。”叶修侧过头对他挤了挤眼。


车真的沿着山道往里开,树影浓重不辨方向,动物园旁边的一条道上满是清新与逼格齐飞的民宿。前台小妹睡眼朦胧,没对两个男人订了一间大床房表示出任何诧异。“我十五岁时对杭州的所有认知就是西湖。”叶修进屋就拉开了窗帘,窗外铺展开的是一片灯火零星的城市,一块巨大的黑暗横亘其中,“那一晚下了火车,逮着人就问西湖往哪儿走。”


王杰希用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在讲他的逃家史。这段往事他知道得比其他人多些,但也有限。苏沐橙对关系亲近的同期生们都守口如瓶,其余人更是无从知晓。他零星听过的一些都是叶修自己说的,在各种场合——场下私斗PK的聊天频道、人流如织的大排档,灯光昏暗的酒店房间。


“后来呢?”


他其实并不想问,或者觉得并不是非知道不可,但还是顺口问了。


“后来就在弯弯绕绕的小路上绕晕了,也没见到西湖,就到了这儿。”


“这儿?”


“这儿。”


叶修轻轻跺了跺脚,强调了当下的位置。“这家店那时候比现在便宜得多,对一个揣着所有压岁钱跑出来的初中生来说,住个三五晚压力不算太大——而且当年楼底下是网吧。”


王杰希笑了起来。“你压岁钱比我那时多好多。”他说。


天色已隐隐有些泛白,两人的精神却都异样地兴奋着,像是被抻久了的弹簧,一时间难以回到原初的状态,但也没多余的力气说话,就这么并排躺着,听对方的呼吸声。


原来跟这人待在一块儿多久不说话都不会尴尬,这是不是说明我俩还挺合适的?王杰希刚漫无目的地想到这个,叶修就伸过手来松松地环住了他。


“大眼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你出个声儿。不然我老觉得自己又回到那一年了。”


“你十五岁时我刚十三,连逃学都还没学会。家里还存着幻想,指着我将来能上五道口。”王杰希回抱住他,像是叹了口气,“睡吧。”


他把额头抵在叶修的下巴上,不知从何时开始就累积起来的疲倦从身体深处涌上来,拖着他沉沉下坠。但那并不是睡意,他想象着十五岁的叶修充满好奇地流浪至此,推窗看到像被剜去一块似的杭城夜景,独自躺在过分宽广的寂静里,像一叶随波起伏的小舟——那都是令他无法入睡的罪魁祸首。


但下一秒王杰希就觉得自己想多了。以叶修的秉性和逃家的目的来看,要他在网吧以外的地方打发漫漫长夜,他断然没有这个闲心。


tbc


评论(8)
热度(299)
© 巴别图书馆 | Powered by LOFTER